院史首页 历任领导 院编年史 重大救治 科研教学 我与儿医 博客园
  关 键 词:
搜索类别:
 
 
 
 

那年,我们在武汉儿童医院

朱勋芝

 

19868月,医院来了一批年青人,他们是分配来医院工作的各大专院校的毕业生,女孩大多十七、八岁,个个如花似玉,小伙子也大多二十出头,个个风华正茂。他们的到来使原本有些冷清的医院顿时热闹了许多。

一天,赵祥文院长把我和朱微琴医师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说要交给我俩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带领这批年青人赴武汉儿童医院进修学习一年,并语重深长地一再嘱咐我俩要带好、管好这批年青人。带着赵院长的嘱托,我俩领着80位年青人忐忑不安地来到了武汉,远离医院,远离领导,靠我俩能带好他们吗?

到了武汉儿童医院,我们受到了兄弟医院的热情接待,安排了两层楼的学生宿舍给我们住,把我们分别分配到不同的临床科室学习、工作。我们很快适应了那里的工作、生活环境。年青人很热爱自己的医院,学习时很认真,虚心向带教老师请教,狠不得把所有的知识一下全装入脑中。他们对医院指派来管理他们的我和朱微琴医师很尊敬,也很听我们俩的话。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为了使大家的进修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我们组织大家一起打篮球、打排球、打羽毛球;我们还组成了篮球队、排球队,与武汉儿童医院子进行比赛,每次比赛时,我们都会全队人员集体出动,为自己的球队夺取胜利摇旗呐喊,回想起那时的疯狂和兴奋至今仍激情在胸;我们组织人员参加武汉儿童医院的知识竞赛,为取得名次,我们想办法挤进会场为队友加油;我们集体逛公园,集体看电影……最值得一提的是集体过春节,医院规定我们春节不回家,我们自己动手做起了年夜饭,杀的杀鸡,剖的剖鱼,洗的洗菜,煮的煮,炒的炒,一派忙碌景象,忙完了,大家喝酒碰杯,共庆节日。为了不让年青人太想家,晚上我们又组织了联欢晚会。晚会上,大家自编自演,周斌化妆成圣诞老人,刘文化装成小白兔,中医合璧双双出现,给大家分发小礼物,李先斌独唱时,手握麦克风,时而抬头仰身,时而弯腰掬躬,尽情到忘我之境,引得在场的人捧腹大笑,还有集体唱、双人舞、单人舞……,玩得真的很尽兴,那情那景,至今还记忆犹新。

在武汉的那段时子,赵祥文院长、医务科高科长、护理部沈主任多次来武汉看望我们,徐冬青大伯每月来武汉给我们送钱送粮票,给了我们极大的鼓励与支持。我们两位带队人也按医院的规定,对他们严格要求,每晚去他们宿舍查房,一张张熟睡的小脸,非常可爱。有时我们也会批评他们。挨批评时,他们会像小孩子一样哭得很伤心。我心里很想安慰他们几句,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怕以后管不着没威信。

时光到了19874月,医院即将开院,通知我们返回长沙。一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高兴得跳起来,我们终于要回家啦,要回自己医院啦。为表欢庆,我们放起了鞭炮。当我们一行77人(有几位先回了医院)到达长沙火车站时,见到了赵院长,他老亲自来迎接我们。我心情特别激动,也如释重负,将这77位年青人完好无损地交给了赵院长。

时光如梭,一晃20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姑娘,年青小伙子都已成家立业,个个成了医院的骨干、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