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史首页 历任领导 院编年史 重大救治 科研教学 我与儿医 博客园
  关 键 词:
搜索类别:
 
 
 
 

岁月传承

儿童医院职工子弟   周馨儿

    那年,儿童医院建立,在母亲18岁的豆蔻年华。她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站在儿童医院的起点,展望儿医辉煌的未来。

青春,从来都是稍纵即逝的年华,它是人的一生中最为光彩最为亮丽也最容易在不经意间挥洒而逝的岁月。母亲的青春,在儿童医院那一片蓝天下,悄然而逝。可是母亲确实从来未曾后悔。偶尔翻看那些早已泛黄的旧照片,看那照片上稚气未脱、未经世事的脸,再看看眼前那张坚定成熟而已爬上皱纹的脸,总会感慨,岁月匆匆,时间过得如此的快!是啊,儿童医院也即将迎来她二十岁的生日。

从当年200余名职工,到如今的人才济济;从当年只有两个内科,到今天26个临床专业科室,9个医技科室,涵盖儿科诸领域,闻名于三湘四水;从当年只有几十间病房,到现在800多间现代化的漂亮病房……儿医从当年那刚出生的婴儿,已经成长到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她正以她特有的生机与活力,朝着未来的金光大道,一路奔跑。

人生之路千条万条,有太多的选择与精彩,而母亲,选择了和儿童医院一同成长。

我读过母亲的青春,跟随母亲,穿行在儿童医院那既云遮雾障又峰回路转的发展道路上。或苦或乐,亦悲亦喜,母亲始终与儿医同在,我与儿医共成长。母亲到的第一个科室是小儿内科,她至今还念叨着当年她救下的那个轻生的孩子,不知过得可好?母亲说,她很喜欢那些患了病的又可爱又可怜的小家伙……儿童医院带给母亲的是无尽的美好回忆。

哲人说,与青春恍然相逢的刹那,我看见了岁月的慈悲。母亲在与儿医并肩而立之时,也注定了我与儿童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青春并未消逝,只有迁徙。从母亲到我。

两岁起,我开始在儿童医院上幼儿园。当年,我扎着冲天辫,舞过儿医每一年的院庆和属于我们的“六一”儿童节。我在儿童医院幼儿园走过了4个春秋冬夏。幼儿园毕业,却并不是我与儿医的终结,每年儿童医院都会举办职工子弟的文艺晚会和才艺展示。在儿童医院15周年的院庆上,我和其他几位职工子弟还有幸参加了演出。我感谢儿童医院给我展示自我的机会。弹指间,5年又过去了。我长大了,儿童医院长大了。我和儿童医院就这样一路携手,像两位老友,彼此注视,彼此进步。

母亲对儿童医院的感情,也在我身上开始延续传承。

人生,岁月,青春——就在这样平淡而又朴素的分秒之间走过,母亲感谢儿医给予她的成熟稳重;我感谢儿医伴我走过我那美好的童年,陪我走向青涩的少年。

在迁徙中闪光的又何止青春?

传承闻名,开拓创新。

这是二十年之后的起点。

    也将是一代又一代儿医人登攀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