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史首页 历任领导 院编年史 重大救治 科研教学 我与儿医 博客园
  关 键 词:
搜索类别:
 
 
 
 

每天都有鲜花的味道

                    消化内科    夏琼   李凤辉

 

     每天都要花十几分钟往返于医院与住所之间。很多时候,我都是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住所。

      在这所医院已经工作近一年了,作为一名儿医工作者,我的工作相当紧张,而我却是一个相当感性化的人,常常会把自己的情感带到工作里。记得刚进医院的时候,我曾为一名刚出生没多久就夭折的小孩伤心得吃不下饭。随着时间的延续,我并没有在这方面变得坚强。也许我身处在一种世界上最伟大最复杂的关系之中,母亲之于孩子的那种既痛苦而又伴随着甜蜜的分娩,于孩子成长中所付出的所有辛酸及喜悦,所以,我的工作是快乐的,也是不快乐的。可是,人总是有一种“熟视无睹”的麻木,我以及我的同事们终日在医院里穿行,在病房里忙碌,我所有的情绪也只限于我个人的思想里,为生命而喜,为病痛而悲,它们并不能言表。我所有的付出,仅仅也只是我的职责。

     这样的工作状态占据了我生活的的半个空间,大抵上我是没什么业余活动的,日子过得四平八稳,但是一次偶然的邂逅,却让我找到了工作的真正意义。

     那是一个好不容易才会轮到的休息日,刚结束上班,准备回住所好好的休息一番。医院的拐角处有一家小花店,往返途中总要经过这家小店。店主是个漂亮的女孩,她很早就会把店门打开,然后把插在水瓶里的鲜花挪到橱窗里,花香隔着玻璃飘散出来,沁人心脾。每次经过,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静静地享受着花香在空气中流淌的温柔。

    “请问,要花吗?刚送来的鲜花。”女孩朝我微笑,听到她的招呼我停下来,摇摇头。这样的雅致心情对于我来说,奢侈得就像沙漠中的水源,我常常都是在生活的流水线上陀螺般运转,偶尔的休息,所带来的顶多是补充睡眠而已。本是如花的年龄,却不是个买鲜花令自己愉悦的人。

    “那我送你几支百合吧。”她从白色的鲜花中抽出几支递给我。我受宠若惊,脸都红了,慌忙摆摆手,“我只是想闻闻花的味道。”我惶恐地说。看着我一脸窘态,女孩又笑了,笑得很美。

     “那你就拿回去插在花瓶里吧,满房间都会有鲜花的味道了。”她动情地说,然后她又娓娓地告诉我,她姐姐的孩子曾经是我科室的病人,跟丈夫离婚后,独自带着孩子。她父母又都去世了,只剩下她们两姐妹。祸不单行,孩子染了肺炎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姐姐的身体也因此被拖跨了。她要打理店子没多余的时间,那段时间多亏了我们科室的姐妹们照顾小孩,她在医院看见过我,所以也认识我。

     我想我是记不起她来了,但是被她这样一说,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其实某些时候,我们都在被另外一个人悄悄地惦记着,有时可能只缘于一个细微的眼神,一份简单的关怀,一声微不足道的问候!

    “好多次我都想叫你进来坐坐,但是每次你都那么累,每天清晨我都早起,闻着鲜花的味道等着你下班,但愿你也跟我一样,每天都会在工作里闻到鲜花的味道,每天都有好心情。”

     走的时候,女孩塞给我一束沾着露珠的百合,送给了我一份最好的祝福。我的心里突然变得充盈起来。

     带着一个真诚的心,伸出一双温暖的手,幸福的人又多了,孤单的队伍又小了。寒风虽然料峭,春天却在心灵身处扎根,每天都有鲜花的味道。即使是面对压力,面对繁琐,依然从容,依然微笑,依然幸福,因为花香常伴左右,人间自有真爱!